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巴垸在线阅读 - 第一百六十八章 父亲去世后母亲变化最大

第一百六十八章 父亲去世后母亲变化最大

        168鹿女不堪承受父亲的厚望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去世后,变化最大的是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看去,母亲跟以前没什么不同,只是恢复了闷鼓佬的性格,与任何人都没言语,只顾埋头干活。每去田间,就忘了时间,干得夜晚月亮出来了,还没回家。堂弟建路过母亲家,还以为母亲家来了强盗。因为母亲白天出门干活时,没关门,这不,月朗星稀的人未归,门亦大敞开着,吓得他忙回去叫二叔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叔说:“你大呼小叫个啥,你大伯母在地里干活还未回家,门当然大敞开,你吃惊个啥?”

        母亲恢复了从前孤独劳作的习惯,只是这孤苦的劳作中再也见不到父亲的身影,也盼不回父亲了。母亲有时实在想念父亲,就到鹿女家去走动走动。鹿女是父亲生前最疼爱的女儿,鹿女是父亲生前最器重最信任最有才的四丫头,鹿女出嫁,父亲放心大胆地把我交给鹿女,陪她一起到郭家。父亲那时也许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了!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在生时,早安排好他的几个儿女们的将来。我一个哑巴,大姐二姐是单位上的人,以后也会嫁个单位上的老公,双班族没时间照顾我。三姐腿不好,又招了门女婿,我留在三姐身边更不合适,弟妹们还小,母亲照管他们还来不及,只有鹿女跟我是双胞胎,年岁相当,鹿女一往担负大,唯承担这份责任了……父亲相信他聪明活泼才干的四丫头鹿女,会有办法照顾好她的胞妹香平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鹿女从嫁给陆仔,就换了一个人,心性气度都变得微弱。我几乎看不到她胸怀气度里的波浪壮阔。一个才情的女子似乎就要沉寂于一个农家与一个农人的怀抱!鹿女幽暗的沉沦,是我这个双胞胎妹子最能体会感应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鹿女从嫁给陆仔,过得并不开心,在天鹅洲开米厂,养猪场,忙碌劳顿,也来不及回娘家去看望母亲。母亲便将家里的盐菜与橘子用包裹装好,来看望她。也由我在这里,母亲才特别喜欢来鹿女家。踩着故河口天鹅洲的乡村小路,背着包裹,匆匆地从村子东头走到西头。母亲很多年没有这样步行走过人家了,她不习惯去任何一个亲戚的家,要不是我这个哑女儿,还有鹿女在这里,母亲断乎不会出门的,唉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有次母亲去鹿女家,正遇见鹿女与陆仔吵架,吵着吵着,小两口就打起来。鹿女还是从前骨子里清高才学的鹿女,有着不同一般乡下女子的见解与气度,是我那农村世家出生的姐夫陆仔不理解,也不协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见他们两打架,没说一字,把装满东西的包裹扔在厨房的桌子上,就跑回来家了。黄昏已晚,晚饭香渐浓,母亲却躲在房间睡了一天一夜没出门。二婶子从田间干活回来,路过母亲家,还以为母亲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黄昏,鹿女回娘家来,杀一只鸡拿回来用辣椒炒给母亲吃,边炒边对母亲说:“您昨晚怎么就跑回来了?我不是准备做饭给你吃么?鸡都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母亲说:“好端端的,你们吵架打架,我吃得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女答:“没啥子,政见不合,吵吵闹闹,家常便饭。你老多去几次就习惯了!”一说一笑,似乎真没啥。但笑过之后,眼里有一串晶莹,也许是被辣椒辣着了?也许是眼泪?

        黄昏,阳光有些淡,兼和苍凉与无奈。鹿女给母亲炒好青椒鸡子,却没有时间陪母亲吃,偷摸了一把泪,回家了。鹿女说,米厂正忙,得赶紧回去。回去路上,她来不及感伤,檫干眼泪快步走。她有许多事儿要做,没时间感伤。鹿女出嫁前后的巨大变化,无不表现在此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死后,肖伯母成了母亲唯一的相知,母亲累了就跟肖伯母说会话,母亲想念父亲了也跟肖伯母一起回忆回忆从前,一天天的时光就过去。怎么说,肖伯母是一路陪伴母亲过来的老姊妹,知心人。肖伯母有事无事也会过来跟母亲说会话,解除些母亲的孤寂。可肖伯母不久也离她而去,这实在是母亲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肖伯母去世后,肖伯父亦还是母亲的一个相知,毕竟他们一起度过了那等青春年华,患难岁月!但肖伯父也那么快就死了。母亲实在无法忍受,两三年里失去了三个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说吧,伴随母亲大半辈子的邻居肖家,就此从我家的屋旁消失了。这对母亲来说,未免不是件惊骇的事。至于肖伯母一家如何的消失了,后面再叙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从此无比孤独起来,性子更沉闷,从前闷鼓佬的一敲闷鼓还恩腾一响,如今却成了个死闷鼓,无论怎么敲,多大劲去敲,也敲不出一丝声响来。母亲也不骂人了,因为骂了也没有人听。屋后的果树园打理得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好,枝枝叶叶茂盛,开花的季节开满花,结果的季节结满果,倒是十分安慰的一件事。母亲执行着父亲在生时的遗愿,把菜园打理得种瓜得瓜种豆得豆,果子花朵漫天香。这样的晚年不愁吃喝穿,不愁老年痴呆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在生时就是这样跟母亲说的。父亲还教母亲打麻将,说是自己如果突然一天走了,母亲就去外面跟人打打麻将,也就不那么孤寂了。可母亲总是呆在家里,没心情去外面跟人打麻将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也不做鞋了。不是母亲不想做,而是那些鞋做好了没人穿。现在大家都买鞋穿,样式好看,还便宜。母亲很失落,时有无事就将柜里堆着的一叠叠鞋底拿出来,一双一双地挑选,做双把。时有大姐二姐回来,拿走一双,母亲便高兴得随她们挑。母亲做的鞋穿起来很舒服。只是我们姐妹的个头都接了母亲的代,不高,都不大喜欢穿平底鞋,穿城里商铺买的高跟鞋。母亲做的千层底彻底退出了江湖,没人再记得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太寂寞了,还是喜欢跑到鹿女家去,虽然三姐家就在不远处,一个队里,母亲房屋的北头,离母亲不过五百米。但三姐夫总不在家,泥水工一年四季在外面做工,祖母又常去三姐家,母亲就不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鹿女刚做人妻人媳人母,太年轻,加以家庭事务忙碌,与陆仔性格不大合,都不大懂得母亲的孤独,更体会不到!陆仔是个急躁的人,更不理解母亲的孤独。鹿女有点不堪重负,几乎辜负了父亲对她殷切的期望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从来不对任何人说这些,二婶子虽是母亲从娘家要来的一个伴,但从来她就没跟母亲做过一天伴,她自家忙得很。堂弟建的堂客杨梅更是忙着自己的小家庭生活,对母亲不多理会。父亲去世后,最难过的是母亲,可表面看去,一点也看不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