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- 玄幻小说 - 我的世界培育在线阅读 - 第两百零七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!(5.6k二合一)

第两百零七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!(5.6k二合一)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我这记性啊,怎么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。我是出来抓药的啊!昊昊还等着我回去呢!得快点了。不然昊昊要着急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是北川州府城,土生土长的人。家里的父母早已经亡故。只留下她和一个小弟相依为命。两人小时候倒都受了不少的苦,只不过随着她逐渐长大,家里的条件倒是好起来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从小机灵,学什么都快!等攒够了一定本钱,她在城里有了一个小小的门面。她做的豆花汤又甜又香,生意不错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这几日因为小弟病了,她那店门已经好几天没开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想到了要做什么,叶瑾便快步走着。很快便走进了一家药材铺内,刚一进门便对着掌柜喊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叔,打扰了,之前的药方再抓五贴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是一个颇具书卷气的中年男子,看到叶瑾来了,熟练地抓起了药,一边抓一边问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小瑾啊,怎么样了!弟弟的身体好点了嘛!?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刘叔,您开的药方很有效果。吃了几贴,昊昊的身体要好多了!照这个进度下去,估计很快就大好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微微道了个福,语气中满是感激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掌柜的手熟的很,很快抓完了药,包扎好递给了叶瑾。叶瑾付了费用,道了声谢便匆匆忙忙地向着家里赶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的家不大,甚至可以说是比较小。这些年,叶瑾开的店铺赚了不少银子。正计划着要不要换间大些的,改善改善昊昊的生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我回来了。”叶瑾提着药包推开门说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你回来了啊!”狭小的屋内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 床榻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,身材瘦弱的小男孩。此时正满眼带星挣扎着要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快躺下,你需要多休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随手放下了药包,着急忙荒地走到床榻前。叶昊瘦弱单薄的身材,让叶瑾一阵心疼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个弟弟啊,从小受了太多太多苦了!这些年,家里的条件好不容易好点,也不知是天生根骨就弱,还是福薄之人,享不了福。这身体三天两头便是感染风寒,虚弱得很!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小心翼翼地扶着叶昊躺在了床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一双乌黑的眸子看着叶瑾,嘴唇有点干裂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心里更疼一分,在一旁小桌上倒了水便扶着叶昊喂了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乖,你在这乖乖躺会等姐姐,姐姐给你熬药汤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姐姐。”叶昊乖巧地点头。看着姐姐的眼神里,满是崇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熬好了药,一勺一勺地喂给叶昊吃。

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看到叶昊把每一勺汤药都吃完了,她这才放心。喂完药,煮的饭也快好了。在做了几道菜后,便和叶昊一起吃起了午饭。

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也是叶瑾喂给他吃的。吃完饭,哄着叶昊开始睡午觉。他的身体还很虚弱,需要静养!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熟睡的叶昊,叶瑾只感觉自己的内心一片满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父母亲已经亡故,也没有其他亲人。这世上,就只有他们两个人相依为命了!



        临了半下午的时候,叶昊就醒了过来。刚一睁眼就四处找姐姐在哪,等看到叶瑾在,这才松下了心神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



        “店门都好几天没开了,今天去看看吧!不过,不能开太晚。等会还要早点会来给昊昊煮饭吃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家里虽然还有点存银,但是坐吃山空终归不好。看着昊昊身体好了些,叶瑾便决定今天开个店做点生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的店铺位置不算太好,在城里算是比较偏的,但是生意却不错。做豆花汤的叶瑾姑娘,在这城里可是有着不小的名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豆花汤一绝,人更是长得没话说!



        叶家豆花!



        四个大字的匾额挂在小小的店门上,看上去有点令人发笑。不过叶瑾看来,却满是自豪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是她一手奋斗出来的店面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姑娘,看你好几天都没开店门了。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嘛!老婆子,今个倒是运气好,想着碰碰运气,倒是真撞上了!我家那大孙子啊,这两天可是昊昊嚷着要吃你的豆花汤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的运气不错,才做好准备工作,刚刚开店没多久,就迎来了今日的第一个客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是一个满脸慈祥的婆婆,看上去很和善,笑眯眯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做完了这碗豆花,接下来又是来了好几波客人。有买两碗的,三碗的,最多的一个一口气买了九碗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叶姑娘,你这豆花手艺真没的错。别的地,可买不到这样的口味!你有这手艺,怕是将来的夫君要笑死了呀!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叶姑娘,大婶给你做个媒,包你满意,怎么样!?”

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中年的大婶大大咧咧地说着,也不顾周围还有一群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早,我还早!”叶瑾摆手推辞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到时候要介绍了和大婶说,大婶一定给你做个漂漂亮亮的媒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中年大婶拿着豆花汤走了,一整个上午,叶瑾都忙着做豆花汤,几乎没有时间休息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店里的生意不错。照个样子,再做几年。不但能换个大房子,还能给昊昊攒点老婆本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脸上满是对未来的期望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,叶瑾便关了店门。在去附近的集市里买了点叶昊爱吃的排骨、蔬菜,便是径直向着家走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家的时候,叶昊早就醒了。他坐在房门前的槛上,等着叶瑾回来。又修养了一天,他的身子恢复了不少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面前的叶昊,叶瑾的脸上由心浮现出笑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姐回来了!今儿买了你最爱吃的排骨!”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两天后,叶昊的病就好了个利索。叶瑾也是恢复到了之前早出晚归的生活。豆花店的生意是越来越红火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三年的时候,超乎叶瑾预期,她竟然在城内买间带院落的家。



        搬进去的那一天,叶昊表现得很兴奋。叶瑾的脸上也满是掩盖不住的激动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指着面前的房子说:“昊昊,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叶瑾二十岁,叶昊十三岁!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的豆花店越做越大,城里面开了联号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精明能干,样貌也是出挑之姿!一看就是旺夫之相!



        东城的王员外家,西城的李老爷,都是托着媒婆上门来为自家的好大儿提亲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这些提亲都被叶瑾拒绝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三年时间,叶瑾二十三岁!叶昊也十六岁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的豆花店已经开起了五家,红遍了整座城。提起豆花汤,想到的就一定是叶瑾家的。这一年,叶瑾买了一间三进三出的大院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

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两年,叶昊已经十八岁了,已经长大成人。很多事情上都有了自己的看法和理解。姐弟两的矛盾也是渐渐地多了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姐弟毕竟是姐弟,吵归吵闹归闹,最后终究是和好如初。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叶昊在元宵节的夜里,遇到了令他一见倾心的人物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有了喜欢的人!



        知道消息后的叶瑾,心里有些怅然。那一夜,她一夜未眠。

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一大早,她便是差人打听叶昊喜欢的是哪家的小姐。费了好大的气力,这才查出来,那是城主家的小姐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安排了好几次机会,叶昊终于和城主府家的小姐约上了会。几次约会下来,他们两之间渐渐都有了感情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叶家,虽然生意做的不小,但是论地位却是远不如城主府。



        各方面的因素干扰下,叶昊的这一段姻缘终究是没能继续走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一次夜里,叶瑾偶然去了院子,发现叶昊一动不动地坐着,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的背影是那样的无助和弱小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的,叶瑾的眼睛就湿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昊昊,总有一日,只要是你想要的,姐姐都能帮你做到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,叶瑾未嫁,叶昊未娶!



        从小时候,叶瑾便知道一件事,叶昊不是他的亲生妹妹,是一次偶然机会被父母收养的!只是,这么多年下来了,不是亲姐弟也胜似亲姐弟了!



        此后五年内,叶家的豆花店开遍了郡内二十三城!又是三年,叶瑾从豆花店转型做了酒楼、客栈!



        再两年,她做起了商队了生意。她的商队不做别的,专门做北方野蛮人的生意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家商队是北方野蛮人的朋友,为他们带来的粮食,带来的衣衫,带来了装饰品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三十岁的这一年,叶家商队获得北方野蛮人部落中最大的王帐部落的认可,成为了北方野蛮人唯一认可的商队!
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叶家商队所达之处,一切道路畅通无阻!



        叶家商队从南到北,沿路打通了五条主要路线,十七条辅助路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湖水盗、青林七雄,南山悍匪.......这些赫赫有名的匪类势力,面对叶家商队却是无一例外的保持沉默,让其通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两年前的龙虎血桉,还印在眼前,没能忘,也不敢忘。



        龙虎山寨,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一流势力,威名名震两广。但就是劫了叶家商队的货,短短三天之内,被夷为平地!



        听说,里面有北方野蛮人和江湖其他势力的身影!



        当年的那家城主府,因为犯了事,被发配三千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发配的时候,叶瑾带着叶昊去现场看了。当年,叶昊钟情的姑娘,如今早就成了他人妻。跟着老父亲,陪着丈夫开始三千里的发配生涯。



        走之前,回头的时候,她好像看到了叶昊,认出了这个当年差点成了她丈夫的男人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也认出了叶家的标志。她的眼神里带着哀求,希望能够救救她!



        以叶家的势力,她知道做到这些,轻而易举!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静静地前面的景象。她在等,在等叶昊开口!



        只要叶昊开口,无论如何,她都会把眼前的这些人保下来!



        谁也拦不住!

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你,所以她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无所不能!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一直到他们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视野,叶昊也没有开口求上叶瑾一句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叶家的势力越来越庞大,而时局也越来越的混乱。当今圣上驾崩,幼年天子接位,朝中宦官当政,奸臣四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时局动荡,民不聊生。各路龙虎,揭竿而起。



        王侯将相宁有种乎!?



        朝廷派兵镇压,奈何起义之士如星星之火,已成燎原之势。朝廷虽然势大,但气数已尽。虽然镇压不少起义军,但是最终还是难挽天倾之势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身为女子,自不好站在台前。而是让叶昊作为叶家掌舵人,趁乱而起!凭借着商队沿途对各路好汉的熟悉,和叶家这金字招牌的名号,迅速集起了一路义军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朝失其鹿,群雄逐鹿。



        经过了的动乱期,淘汰了各式各样的起义军,最终剩下了一十三路起义军,齐聚山海关!



        整整三个月的大战,打得是血海摇撸,尸骨成山。这一战,朝廷军队大败。起义军进京城,请幼帝让位!



        十三路起义军中,朱武王势力占据大义之名,夺得大宝之位!为安群雄之心,朱武王大封天下!



        此后,十二路起义军四赴封地,天下迎来了短暂的和平。

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半年,以荆州城事变为契机,天下再次大乱!



        南征北战,整整八年,叶家军,名震天下!



        当叶瑾同着叶昊大败朱武王大军,进入京城,站在御座前,久久不语!



        谁能想到,当年那个......卖豆花的少女,如今......竟是站在金銮大殿,号令天下群雄!虽然,明面上的人,不是她!



        登基大典,封帝台上,台下,无数百姓声音震天,响彻云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听着周围山呼海啸般的声音,看着不远处那个已经渐渐长成伟男子模样的叶昊,她笑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拉着慧慧的手,站在高台之上,遥望远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朕与你共享这一世繁华!”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年的叶瑾已经年逾五十!而......他也快老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握紧了叶昊的手,不发一言。

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坐上皇位的第七年,他便病了。许是连年的征战,落下的伤势。他这一病,却再也没有好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太医、御医都来看遍了,却无一人能够医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皇榜张贴天下,召天下能人异士。



        若有人能医治吾皇之疾,裂土封王!



        榜出,天下能人,为之而动!上行下效,天下异士之风大兴.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有来自海外蓬来仙岛的道人,揭了皇榜,自称有神仙妙法,能医治吾皇之病。



        道人被迎进宫里,看着已经病入膏肓,躺在龙床上的叶昊。他说了医治之法。



        此法需以吾皇此生最重要的人作为药引,开炉炼丹,方可炼制出神仙丹药,以救吾皇之命!此丹药之神效,即使是死了,只要还未超过三日,都有复活之能!



        道人的医治之法一讲完,皇帝龙颜大怒,怒斥道人妖言惑众。当即下令,把道人拉下去斩了!



        只是......



        眼看着叶昊一日比一日衰老。听着道人的法子,叶瑾在一瞬便做了一个决定!



        她暗暗差人把道人从禁卫的手下救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朝廷向来是日月凌空,二圣同朝,如今皇帝已然病入膏肓。有叶瑾命令,想要做到此事自是不难!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好久才缓下了情绪。只是刚刚这一大怒,让他本就虚弱的身子更加虚弱起来。叶昊抓着叶瑾的手,抓得紧紧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......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姐姐了。因为我......咳咳.....我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的脸色苍白无比,眼角已经满了皱纹。这是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......姐姐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别,别再说了!来人......来人,快传御医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握着叶昊的手,焦急无比。这是她自从他登上帝位后,第一次叫他昊昊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......姐姐,别......别麻烦了。我这......病......御......御医要是......能治......不是早就治......咳咳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叶昊就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,快别说了。昊昊,你需要休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叶瑾,哪还有多年征战时,那成熟睿智的样子。那彷佛什么都难不住她,什么东西都会被她一眼看破的样子!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姐,我想告诉你.....咳咳......当年城主府的姑娘......也是我为了气你才骗你说喜欢的......她有什么好的,还没有.......没有姐姐你的一半好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.......喜欢上别......别人呢!咳咳咳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勐地一阵咳嗽,再起来的时候,被子上已经多了一滩血迹,这是他咳出来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了!别说了,昊昊,你听姐姐的,赶快休息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咳嗽完,叶昊的精气神彷佛是好多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姐......姐,你别说话,让我说完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些话,再不说,我怕就没机会说了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实,其实我......我一直.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艰难地说着,好不容易恢复的神采又渐渐暗澹下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身子已经开始颤抖起来,他竭力地伸出手,想要去摸摸叶瑾的脸庞。只是......再往上,就抬不上去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一把抓住他的手,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脸庞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的人.......都是......都......喜......喜欢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昊的一双眼眸迅速暗澹,直到变成死灰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他再也无法把话讲完,此时的他,已没了气息!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昊昊......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啊,你肯定在骗姐姐的是不是,昊昊,昊昊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说得语无伦次,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,她声音已经变得尖锐无比。



        边上的御医、太医、近侍、宫女,跪了一地,低着头,没有人敢抬头看床榻上的叶瑾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你等等我!姐姐马上救你来了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深深地看着躺在床榻上已经失去气息的男人一眼。然后她转过了头,此时她眼眸内的柔情蜜意尽去。

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下面跪了一地的御医、太医、近侍、宫女,她冷冷道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待着,不许任何人靠近吾皇!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彷佛是变了一个人一般,她直直走出了宫殿大门,命令两侧禁卫严守此处,不许任何人靠近,除非持着她的令牌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找到了道人,命令他即刻开炉。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做好了身死后的一系列安排,站在台前,面前就是丹炉。丹炉上方刻着一行极小的古字。



        炉火烧得极旺,烧得周围空间都隐隐有些扭曲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昊昊,你等会。姐姐这便来救你......”



        叶瑾看着面前的丹炉,便要跳下去。只要她死,作为药引,炼制出来的丹药便可活叶昊性命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笑了,为了叶昊,她无悔!



        嗯!?



        等等!



        她的视线停滞,看着丹炉上刻画着的古字,她好像想起了什么!



        太原城古官窑初制!



        太......太初!



        对了,她想起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她可不是什么卖豆花的叶瑾。她是叶瑾,正在经历诸天万界巅峰天才选拔的幻境考验。

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昊昊!什么南征北战!什么天下一统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些都不过是如梦一场,如同海中明月,镜中影象,虚幻无比!

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是假的!

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叶瑾的心情平静。



        在道人不可置信的表情中,她轻启朱唇,道一声。



        “破去吧!”



        面前的画面变得支离破碎,残缺不堪!



        幻境二重考验,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