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神医下山之我有七个师姐在线阅读 - 第1094章 藏在袖子里的刀和举在手里的剑

第1094章 藏在袖子里的刀和举在手里的剑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冤大头老板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笑眯眯的呷着茶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老板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只是记得,那个小三娇姐叫那个老板寿哥...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祁永生的大哥祁永寿,岐黄药业集团的大少爷!”癫鸡压低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祁永生的大哥?你拍他照片做什么啊?”江重楼更加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是为了祁家的墨玉再造膏呀!”癫鸡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你是为了帮茜姐弄墨玉再造膏治伤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马上就明白了癫鸡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祁永生那个王八蛋,整天吹牛说自己能弄来墨玉再造膏,还说将来要接掌祁家,其实他爸压根就不待见他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笑道:“而祁家真正说话管用的,就是祁永生的哥哥祁永寿...

        我就摸了一下祁永寿的底细,发现他在金庭小筑弄了一个外宅,养了一个小三...

        而祁永寿的老婆是个出了名的妒妇,娘家也是虹港岛有名的大家族,祁永寿就是出了名的怕老婆...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我昨天晚上就安排了妙计,让你拍到祁永寿和小三滚床单的劲爆视频,用来威胁祁永寿这个老小子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祁永寿居然就...怕了你的威胁?”江重楼愕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他是出了名的怕老婆,怎么敢让我把照片公布于众?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笑道:“这还不是重要的,关键的关键是,如果我们把这些照片公布于众,祁永寿就会颜面扫地...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好弟弟祁永生肯定就会落井下石,在他们的父亲跟前搬弄是非上眼药,这样,祁永寿的太子地位就岌岌可危了...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他最怕的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老小子只能乖乖地被我们要挟,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发现,疯疯癫癫的癫鸡,居然心思缜密,如此懂得权谋之术...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就是个最底层的古惑仔吗?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心眼?

        癫鸡的昨天的那个计划,看似疯狂荒诞,仔细一想,却是简单直接,毫无破绽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喝茶啊,这茶一口可是值五万呢!”癫鸡举起了茶盅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也端起了普洱茶喝了一口,果然非同一般,不亏是存放了百年的极品茶叶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癫鸡的脚上散发出一股酸臭味,彻底破坏了江重楼喝茶的心境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等我们拿到墨玉再造膏,帮茜姐治好伤,可是大功一件,茜姐肯定会提拔我们上位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兴奋的说道:“以后虹港岛道上就都知道咱们癫鸡泰瑟兄弟的名号,谁也不敢再小瞧我们!

        关键是,茜姐以后在洪胜和的地位也就更加稳固了,双姐和崩牙奎,压根就不可能再撼动茜姐的地位!

        茜姐一定会顺利接掌洪胜和,成为新的龙头老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牛双双...是犇叔的干女儿?”江重楼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是正经的干女儿,可不是那种干女儿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说道:“双姐家在大陆的深山,十八九的时候,人贩子骗她说虹港岛打工能挣很多钱,就把她带到了虹港岛,卖到三海会的夜总会里当公主...

        双姐死都不肯陪客人,就被三海会的王八蛋打得遍体鳞伤,无意中遇到了犇叔...

        犇叔就为双姐赎身,收为干女儿,像亲女儿一样带着身边教养...

        双姐也着实了得,跟着犇叔学了一身的本事,心狠手辣,杀伐决断...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她对犇叔忠心耿耿,只要是犇叔交代的事情,双姐就算拼了命也会办妥做好!

        双姐靠着不要命的狠劲,没几年就在虹港岛站稳脚跟,闯出偌大的名声,当上了洪胜和的红棍,犇叔就把蓝瑰坊交给她打理...

        而茜姐是犇叔的亲女儿,为人义薄云天,道上威望极高,还是洪胜和近些年来唯一的双花大红棍,整个虹港岛的人都竖大拇指...

        谁都知道,茜姐未来肯定会接替犇叔执掌洪胜和当龙头老大...

        双姐就羡慕嫉妒恨,觉得自己为犇叔做了那么多事,她应该接掌洪胜和才是...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双姐明里暗里一直拆茜姐的台,就想把茜姐搞下去,她上位当洪胜和的龙头老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犇叔难道不知道双姐的心思吗?他怎么会放任双姐公开挑战茜姐呢?”江重楼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...犇叔也是没有办法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又抿了一口茶叹道:“我们在道上混的,可不是光讲义气就行了,有时候被逼无奈,也得干一些见不得人的脏事...

        犇叔不愿意让茜姐干那些脏事,就训练了双姐,让她替自己干脏事...

        说穿了,双姐就是犇叔藏在袖子里的刀,总是能在暗中杀人于无形...

        而茜姐就是犇叔举在手里的剑,堂堂正正,却不能拿来杀猪屠狗...

        犇叔的好多脏事,茜姐不知道,可双姐却都知道...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犇叔投鼠忌器,轻易也不敢惹恼双姐,只能由着她和茜姐叫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若有所思的点头,又问道:“癫鸡哥,你说...茜姐双姐一起追求我,是不是犇叔的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有可能是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沉吟道:“茜姐应该对你是真有意思,可双姐从来都不喜欢男人,她公开追求你,肯定是受了犇叔的指示,目的就是为了接近你,弄到你身上的秘密...

        而且,我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想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猜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猜,犇叔可能把你作为比赛的目标,让茜姐和双姐一起追求你,谁能弄到你身上的秘密,谁就接替犇叔的位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这也太扯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虽然嘴上说太扯,可他心里却对癫鸡的猜测,深以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牛双双和自己之前就见过一面,连话都没有说一句,她却莫名其妙的追求自己,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阿峰的秘密惊天动地,牛双双肯定是为了这个秘密而来...

        要是牛双双拿到阿峰的秘密,她可就真的比牛茜茜还厉害,完全可以借此上位,取代牛茜茜,成为牛犇的接班人...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还在沉思,莲姐就带着女服务员流水价的上了一桌子早茶...

        叉烧包,虾饺,蛋挞,各式点心卤味,各种汤,粥...

        满满当当的摆了一大桌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...发达了,今天可得好好尝尝有钱人的早茶都吃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癫鸡抓起一个虾饺就丢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刚才还在抠脚...

        “额...”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无语,只好取了一双筷子递给了癫鸡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毫不客气的大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江重楼发现,这港式早茶还真是讲究,各种东西的味道都不错...

        “祁大少爷,您来了,快请进,癫鸡哥和泰瑟哥已经在里面等着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口的莲姐笑着推开了包厢的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