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其他小说 - 诸天正道在线阅读 - 第19章 亚利达

第19章 亚利达

        这头喷火龙是《神魔大陆》世界里的顶级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刚从山谷里走出,看到兽人部队旁边趴着一只喷火龙,也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只喷火龙傻傻的,看到他屠杀兽人部队,也不出手帮忙,反而兴高采烈地在一旁观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李方把所有的兽人都干掉,喷火龙才扯高气昂的走上前,表示要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勇士……吃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当即取出剑丸,砸在它的脑袋上,把它砸了一个跟头,额头也砸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它愤怒的爬起来,李方又淡定的念出了一道龙语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立马噗通一声,又给跪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龙语魔法是高等龙族才有资格掌握的强大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天万界里,最有名的高等龙族就是四色龙兵,它们的龙语魔法,最不济也有人类禁咒的威力。一旦施展出来,毁天灭地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的龙语魔法是在终末战场上学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小队成员中,有个四色龙血脉的半龙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名队员总是趁着战斗的闲暇,教他一种龙语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没有龙族血脉,也不能施展龙语魔法。久而久之,还是把龙语学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是一只低等龙,在这个低级文明世界里看起来牛气哄哄,可血脉深处对上位者的恐惧乃是根深蒂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的高等龙语一出,它的身体很诚实的向李方表达了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的龙语魔法没有威力,只能威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第二次爬起来,张大嘴巴试图喷火,李方又念出一句龙语魔法,它又本能的跪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屈辱的瞪着李方,咆哮道:“有种凭真本事跟本王单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方不跟它单挑,反而趁机和它谈了一笔交易——它帮李方杀死血山,李方教它一条完整的龙语魔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眼睛一亮,咦,这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虽然是条低级龙,领悟不了龙语,毕竟也有龙族血脉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把龙语魔法死记硬背下来,再多次使用,天长日久,总可以领悟其中蕴含的规则力量,说不定还能让它突破现有实力禁锢,晋级成更高层次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它的祖辈们,都不曾遇到过的机遇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对于提议,稍微表达了一下矜持的态度,便立马同意去对付血山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做以前,血山不过是一个蝼蚁般的存在,它想怎么弄死就怎么弄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,血山投靠了一个邪恶的强大存在,它在一般情况下,也不愿与其起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现在的情况是二般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若学到龙语魔法,别说是血山了,就是血山背后的强大存在,也不会害怕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很肯定,一旦学会了龙语魔法,它,喷火龙王亚利达,将重新回到食物链的最顶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得到一个强大助力,倒不怎么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到焦黑大地的第一眼,明白混沌空间正在侵蚀这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沌空间又叫混沌世界,是一个不同于物质世界,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里面住着无穷无尽的混沌恶魔。

        混沌恶魔属于诸天邪魔中的一种,在四大主神的率领下,不断入侵其他文明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文明世界是它们最喜欢入侵破坏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凡被它们入侵的人类世界,都会秩序失守,文明崩毁,陷入无穷无尽的战争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解释了,这个世界的兽人为何比一般的兽人要强大聪明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本就是神魔实验的产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有混沌力量的加持,不少产生了异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世,李方主要的对手是诸天邪魔中的无尽深渊恶魔,跟混沌恶魔交手不多,但也知道混沌恶魔特别欺负弱小的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焦黑大地已经被混沌力量侵蚀,再发展下去,混沌恶魔便能借助这片大地,从虚无的混沌空间钻出来,对这个世界发动攻击,直至摧毁所有生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它们会把这个被痛苦和恐惧充满的世界,拖入混沌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七,你的力量还剩几成?”李方先把称号换成兽人猎手这个称号,获得在跟兽人战斗时额外增加百分之二的战力,接着在心中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成?为把你的记忆送回来,我已搭进去了全部的功德业火。”七色宝灯苦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付低级混沌恶魔也不行?”李方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可以。可杀死一个低级混沌恶魔收获的功德,抵不了我的消耗啊。”七色宝灯叹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你亲自动手,你就像我们最初认识那会儿一样,关键时刻出把力就行。”李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七色宝灯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世,李方之所以能在半程发力,闯入宿主战力榜的第一梯队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得到了七色宝灯。

        七色宝灯是佛门至宝七宝造化灯,原本供在小灵界镇妖崖上的万佛寺内。为避免被一名强大邪修夺走,主动进入李方的神识之中,被李方带出了小灵界,从此成为李方的帮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借助七色宝灯神奇能力,完成许多跟鬼怪妖魔的恐怖类世界任务,从而获得大量的资源。

        七色宝灯也在李方斩妖除魔的时候,也得到了想要的功德业火,威力更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人一灯在诸天系统任务中相辅相成,共同成长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的飞行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分钟不到,一片绵延数十公里的巨大建族群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建族群的外部,有大量兽人士兵巡逻。

        附近更驻扎着一支庞大的兽人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建族群里面大多是瘦骨如柴、逸散褴褛的人类,在兽人皮鞭的驱使下,为其制作盔甲兵器等战争物资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都是兽人入侵人类帝国,掠夺来的奴隶。

        每天都要工作十七八个小时,吃的是变质的食物,穿的是仅有的衣衫。一旦死了,还会被兽人扔进沸腾的大锅里,充当粮食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多数奴隶在残酷的劳作中,已失去了人的意识,只是顺着本能生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庞大的身躯从他们头顶飞过,还是引起了这些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奴隶抬起头,睁开浑浊无光的眼睛,震惊的看着喷火龙,以及坐在它背上的一道挺直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对这片区域还是很熟悉的,径直飞过奴隶工厂,飞到兽人驻地上空,不需李方催促,张口便喷出大蓬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驻地的巨大木门以及门口的看守,瞬间化成焦炭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喷火龙是个低级龙,龙焰可是货真价实的龙焰,跟个超大号的喷火器一样,一旦喷出不带停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烧完大门,直接烧兽人军队的营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哪里的房子多,它就烧哪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这段时间也被兽人欺负够了,此时投换阵营,趁机出口恶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量收获财富值的提示音在李方脑海里浮现的同时,也在女医师和野人青年的脑海里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又杀起来了。”野人青年佩服的望着天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速度好像更快了。”女医师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他们仍和那队骑兵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骑兵队长已命令一名手下回去送情报,用不了多久,人族大军就会赶到,既然发现了古密径的存在,相信用不了多久,一前一后两座要塞就会在古密径的两端建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兽族军队大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的攻击也引起了军队大统领血山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亚利达,你在干什么?”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,从营地中央的巨大帐篷内传出,紧接着,帐篷被强大的力道扯碎,露出一名坐在王座上的黑色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名兽人正是大统领血山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形象跟他的名字非常相符,身高三米,远超正常的兽人,全身长着坚硬的鳞片,鳞片的缝隙里,隐隐显露红芒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山的脸上也布满细密的黑鳞,这让他的模样看起来怪异又吓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山的幽深眼睛盯着喷火龙,后者立即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和七色宝灯倒没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是一个被混沌力量附身的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见过的和杀过的恶魔多了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变异了。看来已死心塌地跟混沌恶魔走了。”七色宝灯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这是自寻死路。”李方拍了拍喷火龙的脖子,示意其朝血山飞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喷火龙犹豫了一下,调转方向朝血山飞去,不忘提醒道:他跟了一个厉害的靠山,对方教了他一种能抵抗我的火焰的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都不是事。”李方一边安慰喷火龙,一边给女医师和野人青年发信息,告知他们可以接任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三人把任务接下,领取了2颗强化丹和500财富值的奖励,喷火龙已迫近血山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山注意到喷火龙背上的李方后,眼里射出一道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伸出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立马有两个兽人抬着一枝沉重的黑色标枪来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    血山拿起标枪,对准喷火龙的腹部,猛然掷出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气中响起一声尖锐刺耳的音爆。

        标枪化作黑光瞬间出现在喷火龙的腹部下方,一同出现的还有从喷火龙背部跃下的李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的体内发出龙吟虎啸之声,饮血刀在手,对准黑色标枪砍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他背部的肌肉高高隆起,连绵不绝的力量经肩部传递至手臂时,已成为一股极其强大的力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叮!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脆响,标枪被饮血刀砍得更改方向,斜斜飞入天空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饮血刀则反弹而回。

        刀身的反震之力再经手臂、肩部、背部,传递至全身的各处肌肉,最终以气劲的形式,在李方后背的空气中炸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