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其他小说 - 诸天正道在线阅读 - 第11章 如烟花般灿烂

第11章 如烟花般灿烂

        耀目的火舌喷射而出,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的枪声,黑压压涌来的兽人,顿时被杀得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现代化的武器面前,兽人结实的身体和坚固的盔甲仿佛是纸糊的,瞬间便被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串串的系统提示音在李方等人的脑海里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叮~您的队友杀死一名兽人,您获得1点财富值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 叮~您的队友杀死一名兽人,您获得1点财富值奖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雇佣兵见到兽人如此脆弱,先前的惶恐一扫而空,露出兴奋的笑容,直接把轻机枪托了起来扫射,

        “省着点子弹。”李方注意到雇佣兵的有效杀伤率很低,存在浪费子弹的现象,当即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。老子个人空间里的子弹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雇佣兵沉浸在大肆杀戮的快感中,不以为然的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的破旧铠甲无法抵抗子弹的伤害,仿佛秋天收割的麦子,一排排的仆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最后一个幸存的兽人也被雇佣兵故意用大量子弹打成筛子,栽倒在地,枪声戛然而止,山谷中只剩兽人临死前的惨叫声在回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痛快。看到没,这就是有力量的人才会用的武器。”雇佣兵抱着滚烫的轻机枪转过身,得意冲其他人扫了一眼,傲然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兵器,如此厉害?”女医师发现枪口正朝着她,眼里流露出畏惧之色,赶忙小跑两步避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这是男人的宝贝。你只要见过一次,就会迷恋的不行。”雇佣兵哈哈大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机枪消灭了几个未开化的兽人,看把你高兴的。”一旁的黑发男子看不下去了,冷冷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,你对老子有意见?”雇佣兵先是一愣,接着扭动脖子发出嘎巴嘎巴的脆响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值得我在意吗?”黑发男子眼里闪过一抹杀意,不甘示弱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牛,就别躲在老子的身后,自己冲上去跟兽人战斗去。”雇佣兵讥讽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其实有个更好的选择。杀了你,然后再用那把机枪去杀兽人。”黑发男子撑开五指,一条白色的丝线快速在他的指尖盘绕,宛如有生命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没想到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这帮人又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没工夫管俩人,对野人青年说道:“看好他俩,要是他俩打起来,你就一人一棍把他们敲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言一出,黑发男子和雇佣兵都愤怒的看向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野人青年倒是痛快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跑到古代壕沟的边缘,猛然发力跃起,直接跳过了十米多宽的裂缝,落在了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先谨慎的观察四周,确定没有假死的敌人后,来到一名兽人尸体旁,取出狙击手套装赠送的匕首,扎入兽人尸体,一下子划开了后者的胃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的胃里除了涌出腐蚀性极强的胃液,还有不知名的骨头和肉沫残渣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又划开了另一个兽人尸体的肠胃,里面的东西跟上一个差不多,但额外有一截人指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截应是食指的断指,李方目光微冷,快速把其他尸体检查一遍,从一名兽人头目的腰间拿走了一块黑糊糊的令牌后,回到了壕沟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发现了什么?”女医师率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兽人是纯粹的战士。吃的……不错,装备相对完整。普通的兽人部落可没有这么完整的物资补给系统。它们应属于一支军队。”李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管他军队不军队的,他们来多少,我就杀多少。”雇佣兵信心爆棚的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小看兽人。它们虽是神魔实验失败的产物,但能够在很多世界里肆虐,已证明了自己的实力。”李方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厉害,也不过是一群肉靶子。”雇佣兵见李方小瞧他,不满的吐了口唾沫,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察觉雇佣兵已被刚才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后,便懒得理会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处处都是风险的系统任务里,盲目的自信往往是最有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山谷外忽然响起了号角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示意其他人不要说话,侧耳听到片刻后,当即道:“兽人又要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它们要来了?”女医师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号角声,是进攻的号角声。”李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哇,你好厉害啊。连兽人的号角声都能懂?”女医师吃惊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新手任务应该跟这个类似。”黑发男子不服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会儿的功夫,兽人的队伍已涌入山谷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数量比第一批还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打头阵的,是两个手持巨大盾牌的食人妖。

        它们的个头都超过三米,拎着的木盾牌也有两米长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盾牌不知由何种材料做成,颜色黯淡,边缘隐隐有光泽,给人一种异常坚固沉重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子弹打不穿盾牌,立即停止射击,我去解决他们。”李方察觉出木盾牌的古怪,急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心,老子的子弹能把它们的盾牌都打碎了。”雇佣兵狞笑一声,没有听从李方的建议,直接向两个食人妖进行扫射。

        枪口喷射而出的子弹打在盾牌上,把盾牌打的碎片四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木盾牌没有像雇佣兵想的那样碎成碎片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食人妖发现木盾牌可以拦下子弹后,前进的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老子不信你们的木头比钢铁还坚硬。”雇佣兵惊愕了数秒后,眼里射出凶狠的杀意,再次抱着轻机枪站起来,对木盾牌展开疯狂扫射。

        密密麻麻的子弹把两侧的山壁都打的灰尘四溅,可兽人队伍前面顶着的两个木盾牌依旧坚挺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见状,叹了口气,取出高精狙对准盾牌下方露出的粗壮的小腿,连续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习惯了跟意识高超、能力出色的队友一起做任务,现在重新和新手一起做任务,还真适应不了他们的愚蠢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食人妖的腿部中枪,发出痛苦的嚎叫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它们不是傻子,知道盾牌一倒所有兽人都会挂掉。腿部虽然中弹,仍旧把盾竖直的抵在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食人妖的受伤,让兽人的队伍暂时停止了前进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十几秒钟后,盾牌再次移动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高大食人妖被留在原地,其他兽人接手了盾牌,继续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    从这一点看,此次任务中的兽人实力,并不算弱,仗打的很有章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。都给老子死去。”雇佣兵并不服气,执意要用子弹打碎盾牌。

        盾牌边缘的持续破损,也给了他一定的信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族宿主在前期,都是这么莽的吗?”七色宝灯看到这一幕,吃惊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差不多吧。一开始大家都是新手,并不知道任务的残酷性。”李方在意识里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更好奇,你当初莽起来是什么样子?”七色宝灯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当时只是冲动,可不像他这么没脑子。”李方说完,神色平静的注视着雇佣兵。

        诸天万界系统中,流传着这么一句话:不怕神一样的对手,就怕猪一样的队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见过太多的猪队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深深知道,若是跟这些猪队友摆事实讲道理,不仅浪费自己的时间,还会稍有不慎把命搭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提醒雇佣兵只是出于道义。

        雇佣兵若不听,他既不会生气,也不会恼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性格决定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像雇佣兵这种人,救得了一次,也救不了一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干什么,就由他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压根没打算依靠队友去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雇佣兵显然不知道李方的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憋着一口气,在用光所有子弹前,终于将一面盾牌打碎,顿时发出开心的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木盾牌破碎,后面的兽人队伍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雇佣兵顺势射杀了五六只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兽人知晓轻机枪的威力,不再像刚才那样一窝蜂的发起冲锋,而是很快的由两队变成一队,依靠剩下的木盾牌继续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兽人的队伍距离壕沟已不足300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注意躲避弓箭。兽人的弓箭射程一般是200米。”李方对另外两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靠,老子没子弹了。子弹怎么这么贵?你刚才说轮流替老子买的子弹呢?老子好得杀了一百多个兽人,你们都获得了一百多财富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雇佣兵这时打空了所有的子弹,通过系统购买子弹时,发现一颗子弹要1点财富值,脸色当即就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没有理会雇佣兵,扭头对女医师道:“弓箭射来时,你站在我的身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音刚落,前方就响起了弓弦破空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脸色微变,这个世界不对劲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的实力远超正常实力。弓箭射程居然能达到300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再提醒已来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 飞蝗般的箭矢出现在五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弓箭的准头虽差,威力却很大,如此密集的齐射,也不需考虑准头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重点照顾的雇佣兵连声惨叫都没发出,就被扎成刺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俺的娘咧。这弓箭说来就来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野人青年的战斗力不差,一边挥动铁棍磕飞箭矢,一边往后退却。

        黑发男子则施展出类似缩骨的功夫,迅速躲在李方先前搬来的大石侧面,借助大石头的掩护,躲开了射来的弓箭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他的身后还有一个无处躲藏的女医师。

        飞来的箭矢都被他看也不看的随手斩断,纵然有漏掉的箭矢,也被黑铁铠甲挡下,连印记都没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挡得住子弹的黑铁铠甲,自然不怕弓箭的伤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兽人队伍趁机赶到古代壕沟的边缘。

        前端负责推举木盾牌的兽人向一侧让开,后面立马跑出一队抱着长木板的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队兽人熟练的把木排并在一起,没多久便绑出一只木梯。

        木梯前送,架在了壕沟的上空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敏捷矫健的兽人先爬过去,试验了梯子的承载力后,扭头朝其他兽人士兵喊了一句兽人语,示意它们可以通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其他的兽人士兵并未过来,反而惊慌的指着它的身后大声叫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兽人不解的转过头,只见一道明亮的刀光从眼前闪现,它便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越飞越高,身子也越来越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飞到最高点,开始下落的时候,它才看到在它原先所在的位置,有个穿着全身铠甲的刀客。

        刀客手里的怪异长刀因为刚吸了鲜血,发出微弱的红光,身边还有一具无头尸体,断颈处正往外喷洒着鲜血,跟喷泉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眨了眨眼睛,隐约明白了什么,生气的张大嘴巴,想让弟兄们替它报仇,奈何发不出丝毫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弟兄们够仗义,已经开始朝黑甲刀客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必用不了多久,那名黑甲刀客就会被它的兄弟砍死,然后剁成肉酱。

        它露出残忍兴奋的笑容,极力的仰起头,想在临死前看到黑甲刀客是怎么被杀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臆想中的画面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它的兄弟们是冲上去了,可没有抵达对面,便被闪电般明亮的刀光斩去了一排脑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具具无头尸体成串的摔进壕沟里,它们的脑袋却一个比一个高的往天上飞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一幕,这名兽人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一种跟当前的战斗毫无关系的想法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这一颗颗脑袋,真像灿烂的烟花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