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其他小说 - 诸天正道在线阅读 - 第8章 红袍法师萨扎斯坦

第8章 红袍法师萨扎斯坦

        神秘嘉宾是个看不出年龄的瘦小老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穿着鲜红色的长袍,头顶纹着样式奇异的刺青,手中握着一只灰色的龙形法杖,一现身就激情澎湃的喊道:“我的勇敢无畏的血脉后代,恭喜你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强敌,不仅解救了这方天地,更向世人证明了我的血脉是何等的强大和尊贵。为了鼓励你今天的成就,我将赐予你无与伦比的力——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红袍法师的法杖高高扬起,指向李方和小叶轻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当看清两人的模样,他的身形忽然僵住,眼里露出疑惑的神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和小叶轻云都是东方人的面孔,跟他的西方人面孔迥然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咦?你们不是我的血脉后代。”红袍老者沉默片刻,骄傲洋溢的面容阴沉下来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血脉后代是谁啊?”小叶轻云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把她拉回身后,坦白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认得红袍老者,知道此人不易相处,属于那种没事能不招惹尽量不招惹的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袍老者脸色顿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再理会李方和小叶轻云,侧过头冲旁边的空气破口大骂道:“老子用半座龙窟里的宝物才换来了这个留后门的机会,还把方法详细告诉了他们,居然能让别人抢先。真是废物。等哪天老子回去,一定要打杀几个不中用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是谁啊?说话好凶。”小叶轻云见红袍老者露出的狠厉表情,扯了扯李方的裤管,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袍法师萨扎斯坦。”李方低声回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诸天万界里的很多世界,萨扎斯坦是个禁忌的名讳,连神魔都不愿招惹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听过他名字的人很多,认识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    更多的人既不想认识他,也不想听到他的名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见到他旁若无人的大声咒骂后代子孙,哪还不明白,这个隐藏任务就是他整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马尔兹居然是萨扎斯坦的血脉后代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倒是李方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趣,你居然知道我的名字?”红袍老者听到李方念出他的名字,猛地抬起头,幽深泛灰的瞳孔里,射出一道精光,似乎要看穿李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并不害怕,微微一笑道:“我不光知道你的名字。还看出了你只是一缕萨扎斯坦的神识,无论告诉你什么,等一会儿你消散后,本体依然什么都不会知道。所以,不用问了——让我们尽快进入正题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能抢在我的废物后代之前先开启隐藏任务,你的确有点不同。”萨扎斯坦露出惊讶的表情,哼了一声,并未责怪李方的无理,也没有再追问缘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李方说的是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只是萨扎斯坦留下的一道神识,虽然强大,却是无根浮萍,一会儿就会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你完成消灭希路达的隐藏任务。鉴于你们的勇敢无畏,我,伟大的巨龙之主萨扎斯坦将满足你们两个力所能及的要求。”萨扎斯坦拿出一张羊皮纸,清了清嗓子,照本宣科的念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靠……”李方听完萨扎斯坦的话,震惊的忍不住爆了句粗口,“这个奖励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清楚了,是两个力所能及的要求。”萨扎斯坦看到李方激动的握紧拳头,轻咳一声,强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以你无上意志的实力,我们提的要求再离普,你也应该能满足的。”李方直言不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老夫是提醒你不要得寸进尺,毕竟你们不是老夫的血脉后代。老夫没心情给你们太好的东西。”萨扎斯坦干脆挑明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我能让她把我变成大人吗?”小叶轻云旁边听着两人的对话,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用变大。以后没人敢欺负你的。叔叔已经替你想好要求了。”李方很清楚小叶轻云提出这个要求的想法,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,疼爱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我想自己提要求。”小叶轻云坚持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换做其他时候,我一定会尊重你的意见,但这时候你要听我的。这个机会非常罕见,一定不能随便浪费。”李方蹲下身子,按着小叶轻云的肩膀,眼里罕见的闪过一丝慎重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萨扎斯坦说出两个要求的时候,他立马想到了如何使用这两个要求,能给小叶轻云带去最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。你一定替我选个厉害的要求啊。”小叶轻云抿嘴考虑片刻,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李方肯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小子,你叽叽歪歪说完了没有?赶紧说要求吧。”萨扎斯坦在一旁不耐烦的嚷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她的要求是,成为先天道体。”李方站起来,先替小叶轻云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。你懂的够多啊。”萨扎斯坦听到这个要求,眼皮一跳,意味深长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要求,我只会满足一个。等会你要是也想获得先天道体,老夫会让你知道贪心的下场的。”萨扎斯坦犹豫许久,忽的一顿法杖,法杖顶端立马飞出一道红光,将小叶轻云笼罩。

        几秒钟后,红光消散,小叶轻云惊喜的看着双手:“叔叔,我感觉充满了力量,而且我的身子变得好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已脱胎换骨,拥有了先天道体的根基。”李方解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天道体是注定成圣的存在。前提是,你有足够的资源。”萨扎斯坦话里有话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笑了笑道:“这不劳烦您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赶紧说出你的要求。老夫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了。”萨扎斯坦见不到李方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,扭过脑袋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要求是,把她送到小灵界天剑宗天龙真人面前。”李方指着小叶轻云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这就是你的要求?”萨扎斯坦吃惊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李方微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既然知道老夫的名号,应该也知道,老夫现在是寄身于系统之中,行为受到限制,某些方面的能力却大大增强。老夫虽说过不给你索要先天道体的要求,但你真的说出口的话,老夫仍是会满足你的。”萨扎斯坦深沉的注视着李方,试探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但她要还在原来的世界里,先天道体反而会给她带来危险。小灵界天剑宗是她最好的去处。”李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果真知道很多事情。但这是不应该的。你只是一个低级文明世界的宿主,不该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的。”萨扎斯坦疑惑的摇了摇头,对准小叶轻云再次举起了法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小叶轻云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萨扎斯坦举起的手停在半空中,看着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女童:“走运的小家伙,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,你要把我送到别处吗?”小叶轻云没理会萨扎斯坦,瞪大眼睛望着李方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和萨扎斯坦短短的一番沟通,让她判断出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剑宗的天龙真人虽然脾气怪些,却是个好人。他最近正在找关门弟子。你去那里拜他为师,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。”李方告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还能回自己的家吗?”小叶轻云又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有能力保护自己了,想什么时候回去就能什么时候回去。”李方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我会很快回去的。福伯还在家等我,那些讨厌的亲戚也等着我去教训呢。”小叶轻云握紧拳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有一天,他们会非常后悔得罪你的。”李方笑着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然知道得罪叶轻云的人有多么凄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你不和我一起去那里呢?你可以要求他把我们两个一起送过去啊。”小叶轻云点点头,又忽然抬起头,眼睛闪亮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萨扎斯坦闻言,忍不住大笑起来:“小灵界是大千世界的附属,连诸天万界系统都无法影响到那里,可见其高等。你有先天道体,能留在那里修真。他不过是个凡体俗胎,去了连下人的资格都混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都是你的错。要不是你误导叔叔,叔叔可以用我的要求,把我们两个都变成先天道体。”小叶轻云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了不得,你能想到的东西比大人都多。但聪明不是智慧。这两个要求,他是用智慧考虑后的结果。即便在老夫看来,也是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萨扎斯坦发出夜枭般的怪笑声,指了指李方说道,却没有解释太多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还有其他事情要做,暂时不能去大千世界。但叔叔保证,等你长大了,叔叔一定会去找你的。”李方没有理会萨扎斯坦,挤出笑容,蹲下身子安慰小叶轻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叔叔不去,我也不去。”小叶轻云倔强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方朝萨扎斯坦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    萨扎斯坦嘿嘿一笑,停在半空的法杖重新恢复运动,法杖顶端的魔法宝石对准小叶轻云,射出由无数繁奥符文组成的光束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叶轻云的脚下立马浮现出一张圆形的传送阵图。

        阵图光芒一闪,由不得小叶轻云拒绝,便从这个世界彻底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取不取,反受其害。你把自己的气运给了她,以后的路可就难走了。”萨扎斯坦收起法杖,冷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能给她一个完整的童年,我甘愿行走于炼狱之中。”李方神色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一世,叶轻云也曾拜天龙真人为师,那已是系统开放很久以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期间,她孤零零的生活在偌大的城堡里,遭受一众争权夺利的亲戚们的欺负,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世,李方把小叶轻云提前送去天剑宗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将不用再面对那些面目狰狞的亲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纵然行走在炼狱之中,你也只是个无名无姓的影子。”萨扎斯坦留下这么一句耐人寻味的话,身影开始渐渐消散,最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果然是一道神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