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锦冠天下在线阅读 - 第十一章碰触

第十一章碰触

        春天过了,夏天走了,秋天又到了,初秋的日子,乔兆拾和戴氏迎来他们的长子乔柏轩,夫妻两人都非常的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奶娘更加是激动的落了欢喜的泪,戴家同样是满满的欢喜,乔云然瞧着大人们面上激动欢喜的神情,她一样的高兴不已,她都替父母松了一口气,他们家总算有了传宗接代的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戴氏怀孕到了生产的日期,孩子却没有想出生的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戴氏的心里面很是担心又是一个女儿,因为人们通常都说,儿子性子急,他们会抢着出生,而女儿性子缓,她们不着急出生。

        戴氏在戴婶的面前悄悄的哭过,戴婶瞧着戴氏轻摇头说:“都已经到了这样的时候,你就不要多想事了,万般皆是命,只要孩子健康,你就欢欢喜喜迎接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婶过后戴叔说的时候,她的心里面一样满满的担心,戴氏怀孕到后面的时候,凡是见过戴氏的妇人们,她们皆说戴氏这一胎是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婶瞧着戴氏怀孕的情形,她也觉得戴氏这一次十有八九怀的是儿子,只是临到生产的日子,戴氏却没有动静,戴婶心里面有些着急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年下来,戴婶心里面也明白,有许多人,在怀孕的时候,大家瞧着都认定是男胎,可是偏偏生出来的是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戴叔在这个时候反而稳得住,他瞧着戴婶说:“这么多人都认可的事情,如果有了变化,就是生女儿,也一定是一个有大福气的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婶想一想心情好了许多,他们一路行了过来,他们一家人能够完整的活下来,戴氏顺风顺水的有了良缘,她的福气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自然是明白家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,她瞧着乔兆拾和戴氏面上担心神情,她能够做的只有把乔云惜照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惜大约也感受到家里紧张的气氛,她比平日里要听话许多,她也少了许多的闹腾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个早晨,乔云然如同平常一样的醒来,她去瞧了瞧睡熟的乔云惜,她用力拉开了房门,她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奶娘在院子里用手捂着脸笑,乔兆拾这一日没有去学堂,而戴氏则没有出房门,乔云然有些心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往父母房间走去,乔奶娘把她拦下来,乔云然瞧着乔奶娘面上没有擦拭干净的泪痕,她轻声问:“奶奶,你为什么哭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奶娘满脸欢喜神情瞧着乔云然说:“然小姐,你母亲给你生了一个弟弟,我这是高兴的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听乔奶娘的话,她稍稍的愣了以后,她一下子笑了起来,说:“太好了,我有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有心去看一看戴氏和新出生的弟弟,乔奶娘轻轻的拉一拉她,低声说:“然小姐,你娘亲和弟弟这一会都睡了,你晚一会再去看他们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瞧一瞧父母的房门,她轻轻的点了点头说:“奶奶,我去厨房里倒水洗面,我会给惜儿一块洗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从厨房里端出一盆水出来,他瞧着乔云然说:“然儿,来,爹爹给你净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略有些羞涩的瞧着乔兆拾轻摇头说:“爹爹,我大了,我自个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明显是心情非常的好,他笑瞧着乔云然说:“好,我们家然儿又当姐姐了,自然是又大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伸手摸一摸乔云然的头发,他为女儿顺了顺头发,他跟乔云然说:“然儿,今天父亲在家里面,我来照顾惜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轻轻的点了点头,她瞧着乔兆拾轻声说:“爹爹,你一会为我梳头吧,我一会想去看娘亲和弟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自儿子出生后,他的一颗心都还是飘浮的,他早给儿子取了名字,就等着儿子的来到,这一等,就等了好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为乔云然绑了两个小团子头,自从戴氏生乔云惜那一次坐月子,乔兆拾便练习出一手给乔云然梳头的好本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在乔兆拾面前摇头晃脑一会,便给乔奶娘拉着去隔壁用早餐,成氏瞧见乔云然的时候,她满脸欢喜神情说:“然小姐,你今天高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很是肯定的点头说:“高兴,我过一会见了娘亲和弟弟后,我一定会更加的高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氏听乔云然的话,她抬头望一望成氏说:“然儿娘亲已经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奶娘轻轻的点了点头说:“昨天晚上发动起来,今天早上孩子出生,她这一会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成氏瞧一瞧乔奶娘眼下的青色,她轻声说:“山儿奶奶,你一会去睡,那边有什么事情,我也能够帮着张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奶娘瞧着成氏的肚子,她轻轻的摇头说:“你现在的情况也不方便过去,我会寻机会睡一会的,你只管照顾好自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已经端碗用早餐了,乔奶娘瞧着乔云然乖顺的样子,她瞧着成氏笑着说:“有然小姐这样的姐姐,我觉得孩子们都会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听见乔奶娘的话,她一下子感觉到压力很大,她不曾觉得她有本事引导弟妹们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成氏则非常赞同乔奶娘的话,乔山有些时候闹腾起来,她便会轻声警告说:“山儿,你再闹,我叫你大姐姐来跟你说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山立时会安静下来,他会满脸欢喜神情瞧着成氏说:“娘亲,大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用完了早餐,乔山还不曾醒来,乔云然跟着乔奶娘又回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乔兆拾不在院子里面,乔云然抬头瞧着乔奶娘,瞧得乔奶娘轻声说:“然小姐,我带你去见你娘亲和弟弟,你可要轻声一些,明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听乔奶娘的话,她轻轻的点头,她一下子放轻了脚步,在乔奶娘轻轻推门的时候,她一样高抬起脚轻放下的跟在她的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很是暖和,戴氏睡在床上,小小婴儿独自睡在一张小床上,乔奶娘瞧了瞧戴氏和新生儿,她瞧见到乔云然的小手放置在戴氏的鼻子处,她的心里微微的一酸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感觉到戴氏平缓的呼吸声音,她微微的笑了起来,这个时代里的生命太过脆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已经听说了一些妇人生产时的惨事,她因此更加关注戴氏的安危。

        乔云然回头瞧见乔奶娘的时候,她仰头冲着乔奶娘笑了笑,她又走近小床边去瞧了瞧新生儿,她的小手指轻轻的碰触一下小小婴儿的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