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其他小说 - 穿越八零幸福生活在线阅读 - 第030章 窝子

第030章 窝子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现在抵抗不了郑红星,心里却是早就巴不得郑红星两口子能倒大霉!

        别的不说,这郑家只要自己乱起来了,他心里就高兴!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,顿时笑了起来:“你那是想得美。郑建青这婚事一天不定,他们家啊,就一天也乱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。”郑方义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看出点儿端倪,试探着问道:“怎么,郑家又出什么事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什么事儿,能比郑建青和董月的新闻,更加轰动啊?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儿。”郑方义摆摆手道,“就是郑建青这两天,每天晚上都溜出去玩儿牌。我就怕他哪天玩过头了,被人给坑里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新民村的人,不会玩儿牌玩麻将的少。就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家,农闲的时候也喜欢晚点儿长牌什么的,打发一下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大多数人都玩儿的小,一毛两毛的,有时候甚至一分两分的玩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像是郑建青这样的年轻小伙子,自然是看不上这点儿小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都是一块两块的玩,偶尔还玩得更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别小看了这一块两块,在八十年代,这就不是个小数字了。这要玩上了头,一次输个几十块上百块的,那都是常事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这大肥猪才卖多少钱啊,唯一年的猪也才卖个几百块而已!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知道这赌牌的危害性,脸色当即就变得沉重了起来:“他晚上还赌牌?哪儿来的人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九队那边,早就形成了个窝子了。”郑方义特地打听过这些事儿,知道得自然比较清楚,“郑建青年前的时候就天天晚上扎在那边儿,那里不但有咱们自己村里的人,也有从外头来的。听说他们这些天越玩越大,一晚上的输赢都是好几百上下,看得人心惊胆战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而这赌牌,那都是有惯性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赌惯了大的,再让人去赌小的,就会觉得没劲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十赌九输,有谁又是真的靠赌牌发家致富的呢?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被赌牌弄得倾家荡产的例子,不时总能听说那么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顿了顿,还是问道:“你,就没劝劝郑建青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没你想的那么不堪,劝当然是劝了的,可他不听啊!”郑方义嗤笑道,“你以为我那大伯娘不知道这事儿吗?她知道得怕是比我还清楚!可就算是这样,她不也是一样没能劝得住郑建青吗?再说了,要不是有我大伯娘在背后撑着,你以为郑建青是哪里来的赌资,能让他天天晚上都在牌桌子上坐着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小芬这人可真是……让人无话可说!

        照郑建青这赌牌的程度来看,怕是等不到他结婚,郑家就得有场大乱呢!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,你明天到底是去哪儿啊?”秦慕童不再去想郑家的事情,转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一愣,道:“我如今都跟着镇上的施工队到处跑活儿呢,施工队最近又接了个新活儿,在县里头。我肯定是跟着施工队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郑方义是在施工队里干活儿?

        这消息村里竟然没一个人知道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施工队里,都干些什么呀?”秦慕童小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头的施工队,尤其是这种镇上组织起来的小施工队,可没有那么多的工程车,几乎处处都是靠人力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施工队肯定是挺赚钱的,但辛苦也是真辛苦,不比下地干活儿轻松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看着秦慕童那小心的样子,心里一动,笑道:“我又没读多少书,还能干些什么啊?也就干些挑砖上楼、背水泥之类的苦力活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这小身板,卖苦力又能卖几年呢?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不由得心生同情:“其实你现在年纪也不大,想读书也还来得及。多读点书,以后不管你想干什么,总能多点儿选择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看得出秦慕童是真心在为他考虑,心里顿时暖暖的:“不是年纪的问题。主要我这都离开学校好几年了,这时候再回去念书,不但脑子转不过来弯,只怕学校的规矩我也守不了,我还是不去给学校添乱了。反正我现在这日子还过得下去,至于以后的事儿,那就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也有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点点头:“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。反正那是你自己的日子,过好过歹,都得你自己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丫头年纪,说话倒是老气横秋的,跟个老太太似的!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这也是她跟她奶学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县城里好东西可不少,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,等我下次从县城回来的时候,顺路给你带回来。”这话一出口,郑方义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什么时候成了这么好心的人了?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摇摇头道:“我没什么想要的,你自己好好干活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哪儿知道县城现在都卖些什么东西啊,还是什么都不要的好,免得一不小心露馅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也没多说什么,只是道:“你下半年是不是就要念高中了啊?咱们乡上没有高中,镇上也只有一所。不过新乐高中的教学质量不怎么好,你以后要真是想考大学的话,那高中最好是能考到县里去。咱们曲县中学,好歹也是国家级重点高中,每年考上大学的人也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竟然连这个都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他又不读书,怎么会把这些学校的信息弄得这么清楚啊?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觉得有些怪怪的,但她还是接受了郑方义的好意:“县里的高中虽然是好,不过离村里太远了。反正我这还有半年呢,到时候再慢慢考虑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一下子就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小丫头是舍不得离她奶太远了吧?

        她们祖孙俩的感情倒是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他们都是没爹妈的人,不过这小丫头的运气却比他好多了,有个真正关心她的亲人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行,你自己慢慢考虑吧。时间不早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郑方义道,“明儿我走得早,你就不用来给我送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谁要给他送行啊?

        脸皮可真厚!

        秦慕童腹诽了一句,面上却是挂着乖巧的笑容:“方义哥再见!”

        郑方义:“……再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从秦家院墙翻出去的时候,郑方义心里还在琢磨:他怎么觉得,秦慕童像是巴不得他赶紧走人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