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太子妃富可敌国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世倾颜

第一百一十七章 一世倾颜

        陆景烁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过是看到,那几位道姑加快步伐往山顶赶去了。他也就佯装不知,继续赶路,前往山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下,阿玥要他和她去山顶,他就答应阿玥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道观乃是景熙国名气最大的一座道观,好些其他州府的香客们都会慕名而来,前往白云道观祈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香客们赶到白云道观了,自是少不了要捐些香火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云道观附近就有好几家客栈,最有名的一家,就是绮云山客栈。一些香客们会去那家客栈住宿,身边自是少不了要备一些药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香客们会在绮云山客栈住一段日子,要是自己带在身边的药材不够了,就会让他们带来的仆人去俨城的药铺里购买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那些香客们都是不会前往道观,找道姑们寻求药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白云道观到俨城的路有好几条,香客们可以坐轿,或者是骑马往返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像他和阿玥走的这条小路,都窄的不能再窄了,根本都无法骑马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玥只见陆景烁答应了,会意一笑,带头先往山顶赶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是要去跟踪那三个道姑的,她与陆景烁不能在前行时,两个人的距离相距的太近,以免会被那三个道姑给发现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至半路,林玥远远的就看到,走在最前面的那位道姑去了树林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的,走在那位道姑身后的另外两位道姑,便也跟着走进了树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玥很是好奇,就躲进树林里的一棵古树下,远远的看着她们那三人。只见她们三个道姑聚在一起说事儿,表情都有些严肃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听到其中一位道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清尘仙姑说,她当初在帮我们的仇伯母,把孩子换到林府时,是没看到有什么铜镜的。可是在林府照顾着大小姐的莘姑姑,却在茶肆里告诉我们的仇伯父,说是皇后娘娘曾经找过林夫人,说她要看到当年送给林夫人的那面铜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玥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系统让她把随身携带着的菱花铜镜,拿给阿景瞧瞧,是因为这个事儿啊。

        皇后娘娘想要见到菱花铜镜,阿景却一心想着,要退掉他和林菡的亲事。这两件事之间,应该是有联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景熙皇朝,拥有菱花铜镜的女子们,肯定不会只有她这么一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家仇家的那些人们,要是在寻不到菱花铜镜的情况下,肯定就会按照她在梦中所见到过的一些情形一样,请工匠们制造一些仿品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一来,人家会在制作好菱花铜镜之后,在铜镜上随意的刻字。甚至可以制作好多面相同的铜镜,再刻上好些相同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她也感到有些好奇,以那些人的情商去思考问题的话,他们可能会在菱花铜镜上刻一个什么字呢?

        按理来说,若真是如她在梦中所听到过的,仇怜梦对她说过的话一样。那仇怜梦应该就和她一样,是在菱花铜镜变成了血红色的铜镜之后,就穿越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,仇怜梦应该就不知道,刻在菱花铜镜上的那个字,究竟是什么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玥只听到另一位道姑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姐,你好糊涂,父亲和仇大人不是都教过咱们,要等到公子回到俨城之后,再想想怎么寻找铜镜的事么?咱们现在最要紧的一件事,就是找到当初捡到林瑢的女儿的那个人,再杀了他灭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二妹,你才是糊涂呢。当初捡到林瑢的女儿的那个人,不是在多年之前,就被仇伯父的人追到楠州之地给掐死,i尸i体都被丢到江里喂鱼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玥一听到这句话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可是听小表叔说过的,她养母的弟弟早年中了举,在中举之后,就跟着同窗好友一起进京赶考。

        可不知为何,舅舅那年确实是去过京城,然而却并未参加考试。

        跟舅舅一起去京城赶考的那人,还是舅舅的好友。据小表叔说,那人也没参加考试,而且在去了京城后,再回来,就带着家人们远走高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舅舅的那个好友家里,本来是开的有个铺子的。当时走的时候,铺子便宜卖了。铺子里的绸缎啥的,舍不得的就带走,稍微便宜些的就送人,也着实亏损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舅舅的好友们一家都搬走了之后,小表叔他们想打听舅舅的事儿,就不知找谁去打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听了这几位道姑的话,林玥才明白,原来她的养母的弟弟精神出了问题,还是跟姓仇的那个王8蛋有关的!

        她是她养母的弟弟捡回来的,这事儿,她的小表叔知道,她的弟弟林衡也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无论如何,她都得想个法子尽早的找到那个舅舅,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!

        林玥只听到那几位道姑又在讨论了: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大姐,二姐,咱们出来的目的,是要找到菱花铜镜,以及寻到林瑢的亲生女儿林菡。若是林菡还活着,就一定要杀死她。不然,小姐和六皇子殿下的婚事,可就没戏了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既没寻找到菱花铜镜,也没寻到真正的林菡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道观里听人解签的那会儿,我倒是听一个姑娘问过清尘仙姑:若是她不遗余力的照顾着一个人,照顾了好些年。等那个人康复了,会不会离她而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尘仙姑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清尘仙姑说,一切随缘,切莫强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就知道,清尘仙姑会那么说的。就像她,虽然出家多年,却仍还惦记着林瑢那个老男人在。她怎么也不想想,就算她清清白白的,不曾给仇伯父当过相好。可就她那样儿,又怎能和林瑢的媳妇儿萧语萱相比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玥一听到她们提到了自己父母的名字,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愤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这一世的父母,当然还是林瑢和萧语萱,和她在第一世之时的父母一样。只是她有时候会犯傻,居然会问系统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这一世的父母,还和我在第一世之时的父母一样吗?如果是,那为何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系统:“哈哈,你真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回想一下,她曾经问过系统的那些话,都觉得自己好傻。

        还真不是她对谁有偏见,在这世间,当真就没有哪位女人能与她母亲相比。她相信在她父亲的心目中,她母亲永远是这世间最好的女人,母亲在父亲心中的位置,无人可以取代。

        林玥仔细的想了想,才想起与清尘仙姑有关的一些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清尘仙姑在没出家之前,是仇渊离的其中一位师妹,名为魏倾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魏倾颜十岁之前,父母双亡,便跟着她的叔父和婶婶在一起过日子。长辈们送魏倾颜去跟一位高人习武,偏巧就在那时认识了仇渊离,成为了仇渊离的师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