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- 都市小说 - 我当玉帝的那些年在线阅读 - 第214章暗杀阁

第214章暗杀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周云森独自坐在万象阁的甲级套房之内,一边吃着点心,一边静静的看着黑寡妇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黑寡妇这种严重干扰拍卖公平性的事情,他非但没有恼怒,反而一脸的笑意,“这女子有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下午的时间,眨眼即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身形化作两团迷雾,分别朝着那拿走了钓鱼竿和玄天鉴的两个人跟踪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手拿玄天鉴的中年人,在走出海神阁不远处就拐进了一个胡同巷道里,在临拐进去的时候,他还特意的停顿了一下,侧首侧目朝着各个方向都瞄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此时并无人注意他的时候他才悄然疾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的混沌身影和正常的气流并无太大的不同,所以,在别人看来,他不过就是一团稍微有些怪异的空气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跟在那人的身后,张无忧也是踏入了胡同之内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诡异的是,长长的胡同,到头就是尽头,两边也没有可以容人的小道,但是那人就是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能够确认的是,那人绝非修行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循着墙体,慢慢朝着前方摸索过去,灵敏的感知之力朝着四周幅散开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!现在把玄天鉴给我,你就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一道有些低沉的声音从墙体之中传来,张无忧脚步一顿,凝声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你们答应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五百万是吧!我这就给你去拿!”说话的这人说着就要转身,但是其身后却陡的冲来一名浑身满是杀气的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手出手干净利落,一剑直刺眉头,那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便失去了对于这个世界的感知意识,脑袋更是被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呸,还想要钱,你也不想想,我们李家从来都是管别人要钱,谁敢管我们要钱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一群人就要带着玄天鉴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很突兀的,他们发现,身后的门被封的死死的,任凭如何的用力都是推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从后面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首者,当机立断,指挥众人朝着后面的墙体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墙体并非是实质的,而是可以旋转的门,刚才死了的那人,就是从这里进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吱呀呀!

        厚重的墙体门被缓缓打开,可是映入众人眼帘的却是张无忧那一张充满了暖意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,怎么说走就走啊!既然都来了,咱们就聊聊呗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说着,一脚就踏入了墙体门内,而其后,不知道猴子什么时候已经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杀了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为首者对着身旁的杀手下令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暗杀阁杀手向来不杀无名之辈,两位报上名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那杀手脸色有些压抑的看着张无忧和猴子,并没有立即动手,他本能感觉,自己绝非此两人的对手,所以才说出了自己是暗杀阁的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为的不过就是想要用暗杀阁的名号震慑住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闻言,不啻一笑,“暗杀阁?没听说过!如果你不想死,就让这老头把玄天鉴给我交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这是玄天鉴?”老头脸色有些惊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废什么话!要么死,要么交出玄天鉴!”猴子有些不耐,这些人在张无忧的面前居然还如此的放肆,若是在平时,他早就一棍子砸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们是谁,这玄天鉴是我李家的东西,不管是谁都休想从我手中拿走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猴子,他们交给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闪身退到一旁,找了个椅子坐下,好整以暇的看着猴子善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猴子闻言,嗜战的血液开始沸腾,“主人,你就等好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音落,一掌拍击在墙体门上,那厚重的大门,本来是需要机关操控的,可是此时猴子却只是一掌便将其合拢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掌虚抓,金箍棒立时由虚成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脑浆崩裂的声音响起,那老头本就秃了瓢的脑袋被开了个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可曾考虑好了?”暗杀阁杀手心惊,但是脸色依旧沉凝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选择了杀手这一个行业,那么脑袋早就已经不是自己的了,所以今天的结果,他也早已预料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阁下可知道我暗杀阁的背后可是有昆仑山落叶宗宗主在扶持!”杀手勉力躲开了猴子的第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他妈你的话多!”

        猴子手中金箍棒再次横扫过去,其主要目标就是这个杀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杀手见状,闭嘴不语,扭头看向张无忧,或许张无忧是一个突破口也说不定,眼下只能活马当成死马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唔咔哄叽噶……般若波罗蜜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段冗长的梵音从杀手的口中喊出,而其双手也是不停的叠打着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梵音结束,杀手的身形瞬间消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玩意?既像释迦摩尼的口头禅,又像岛国的影杀术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无忧不屑的摇了摇头,而后伸手随手朝着虚空之中一拍,那杀手瞬间便被从虚空之中跌落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猴子配合极端默契,在杀手还未说出话的瞬间,一棒子已经将他砸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艹,让你话多!”猴子对着那肉泥啐了口吐沫,而后看向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人虽然也都有一些武力,但是相对于这杀手来说,终究还是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佛门之人不杀生!阿弥陀佛!”猴子对着剩下的那些人合了个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还不见他的手放下,手中的金箍棒已经从天际砸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一闪而逝,剩下的这些人即刻间化作一摊血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猴子,你不是说你不杀生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人,你看见我杀生了吗?”猴子嬉笑着摊了摊手,而后一把火直接将屋内的一地碎肉焚烧一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倒也是,我还真没有看见!”张无忧说着,右手虚空一招,玄天鉴咻的一声便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失而复得的玄天鉴,张无忧感慨良多,但是他的双手却又不敢去触碰它。

        前知五百年,后知五百年!

        若是这玄天鉴当真映照出是谁动了那落尘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个人又是自己最不愿相信的人,自己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心中有忐忑,不知道究竟该不该去激发它,可是就在他最终下定决心的时候,才发现,这玄天鉴竟然是坏的,其中的鉴灵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了鉴灵的玄天鉴,虽说也还有很大的威力,可是终究还是无法追溯以往。